【中国仪表网 -制造工业门户】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情感故事 > 短篇故事 > 文章内容              短篇故事

民间故事会在线阅读 耳朵里的秘密

作者:青山草 来源: 时间:2013-03-16 10:37:34 阅读:次   投稿   注册

  民间故事会在线阅读 耳朵里的秘密

  朱运发已经连续干了两届村长,一切工作得心应手,目标啦,夙愿啦几乎都已达到,票子、车子、房子、女子等这些时髦的要物更不在话下。可以算得上乡下贵族。唯一遗憾的是:他虽然眉宽腮阔,嘴大鼻高,但是只有两只耳朵小得可怜,就像两片半拉花生壳贴上去似的,显得极不协调。常言说,肥头大耳才是福相,但他不是。他一见到谁的耳朵大就羡慕不已。他曾去过多家美容院,想把自己的耳朵整大,整漂亮。美容院的老板说,目前国内外还没有这样的整容技术。因此,他每每都是扫兴而归。

  一次,朱村长在家里陪儿子看电视。当时,电视里正在播放动画片【真假猴王】里的一段。其中有一段对话,是猪八戒为了测试谁是真假猴王时说的一段话:“猴哥,你知道我的私房钱藏在哪了?”

  猴哥回答:“当然是放在你的耳朵里啦!”

  看到这,朱村长大彻大悟:如果弄个大大的耳朵安上,不也是一种超级时髦吗?而且,或许还能派上另一种人所不知的用场呢!想到这,他决心下定。接下去就是付诸实施。他知道,这种改装技术,在当地的美容院、医院等处都无法做到。于是,他在暗中寻找民间巫师,想从他们那里找到妙术良方。他打听到在千里之外有一个黄芪庄,庄里有一位姓黄的大师无所不能。听说他是兽医出身。当他给患者做手术时,从来不用麻药,不采用任何消毒措施,也没有专用的手术器械,而是随手而取,随时而用。奇怪的是:经他做的手术,患者竟然感觉不到疼痛,创口也不发炎,还能快速而癒。随后,朱村长假借外出考察为名,千里迢迢去寻梦。

  当朱村长找到黄大师时,他正在地里割猪草。

  朱村长说:“大师,您能把我的耳朵变大吗?”

  黄大师瞧了一眼朱村长的小耳朵,很有把握的答:“这好办。你是要元宝耳朵呢,还是要蒲扇耳朵?”

  “哪种耳朵大就要哪种的。”朱村长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当然是蒲扇的大。”

  “我要大的。费用多少?”

  “每只五千,共一万。”

  “好,成交。”

  黄大师把朱村长带回他的家。他打开保鲜储藏柜,里面有许多各类动物的耳朵,让朱村长随意挑选。朱村长按照自己所需的标准挑选:驴耳太长,马耳太短,象耳过大,兔耳过窄。挑了半天,都没选上。大师读懂了朱村长的心事,就把他引进后院的猪栏,那里养了五头大母猪。

  大师说:“你看这猪耳咋样?”

  朱村长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他选中一只白母猪的耳朵,因为那耳朵下部直立,顶端耷拉,耳膛深而阔,符合他的意愿。于是说:“就要它的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黄大师把刚才割过草的镰刀凭空晃了几下,又在镰刀刃上唾了一口唾液,还煞有介事地吹了三口法气,然后咔嚓、咔嚓两下子,就把猪的两只耳朵割了下来,接着又咔嚓咔嚓两下把朱村长的小耳朵也割掉,立即又把猪耳朵贴在朱村长原来的耳朵位置上,并把接口处接严实,按平展,又在伤处周围抹了特制的药。说来也奇怪,朱村长竟然没有感到半点疼痛。过了一会儿,新移植的耳朵长得严实和缝,与天生的一样。朱村长照照镜子说:“这双耳朵没地说,就是上面毛兔兔的,太脏,得弄干净些。”

  “好嘞。不过,你得再交一万元。”

  朱村长应允。

  黄大师立即找来玻璃片,蘸了几下新汲水,咔咔几下,就把耳朵上的猪毛刮净,还涂上一层永不生毛的药膏。朱村长乐得跳了起来。

  2

  朱村长是在一天深夜回家的。当妻子打开门,见门外站着一个猪模怪样的怪物,吓得她拔腿就往屋里跑,边跑边嚎叫着:“哎呀,妈呀,怪物!是怪物!”

  朱村长低声温和地说:“别怕,我不是怪物,是你的老公老朱,难道你不认识我了?”

  “你不是老朱!是怪物!”她战战兢兢地蹲在墙角,不敢抬头看。

  “在你的耳朵后有一块疤痕,腰部左边有一颗铜钱大的黑痣……”

  妻子听到他说到这里,才半睁着眼朝那怪物看了一下,看那人的眼睛、脸型、嘴巴、鼻子的确像他的老公,只是耳朵大了太多。想,这人或许真是他的老公?不然,自己身上的东西他怎会知道得那么清楚?她不再害怕了,起身朝他走过来。

  “你的耳朵是怎么回事?假的吧?”

  “不!这是真的。是一位仙人点化的。”

  “那你变得这么丑,可咋办呀?”,老婆愁眉不展。可是停了一会,她又又欣喜地笑了,“或许这是好事,他这样丑,那些姘头就不会再围他转了。”

  3

  朱村长突然生出两只大耳朵的新闻很快传开,人们议论纷纷。有人说朱村长的耳朵是在一夜之间长大的,是中了邪气所致;有人说那双耳朵很早以前就已经长大,只是先前隐藏在耳槽里不易被发现,现在瓜熟蒂落,就冒了出来;还有人认为这是返祖现象,说朱家原本就是猪八戒后裔,每隔五百年,就会出现一个返祖的后代。

  这一消息传到镇上,镇干部也做出种种猜疑。

  齐副镇长说:“现在呀,真是颠倒了。过去整容,都是把丑往美整,可如今,也有人把美往丑处整。你看,理发店创造的鸡冠子头型,多难看?可硬说是古埃及国王浮屠的发型;还有一些什么‘师’啦,‘家’啦的,蓄发蓄须,有的还在脖子后头系一根王八尾巴……嗨,至于朱村长为什么整出猪耳朵,真是弄不明白。”

  王干事说:“莫非他有什么特殊目的?”

  “会有什么特殊目的呢?除非是为了促使老婆尽早离婚?”

  “嗯,也有可能,”王干事继续说,“这些年来,朱村长捞了不少外快,生活品味必然提高了,也许他也是嫌旧老婆太干巴,要换新的,水灵的妞。现在的妞们就是怪,只要你有钱,即使长得很丑很丑,她们照样加倍喜欢!”

  王干事说的果然没错。只要朱村长往街上一站,那些情种超凡的妞们就把他围得水泄不通,大夸朱村长的耳朵特别迷人,有的还揪着那两只大耳朵撒娇。帅哥、猛男、酷爷、成了朱村长的代称。只要朱村长的耳朵对着哪个妞搧乎几下,妞们就会晕了。

  4

  有关朱村长生出大耳朵的新闻越传越远,媒体的记者来了,人体研究专家也来了。但朱村长一概低调做人,都被他一一婉言谢绝,不愿曝光。可是也难免有些单位、厂家举行什么开幕仪式,或竣工剪彩典礼之类事宜,时常邀请朱村长参加。因为他每到哪里,哪里就人涌如潮,哪里就火。当然出场费不菲,朱村长也借此赚了一大把。

  一次,朱村长在给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奠基剪彩仪式上,许多热心的观众对大耳朵村长提出许多问题;

  “大耳村长,您太酷了!”

  “大耳村长,你的神耳是在那家美容店整的?能给咱透露吗?”

  “大耳村长,你的耳朵除大得超人之外,还有其它独特功能吗……”

  朱村长回答不过来,但他也来了兴趣,索性也吹嘘起来:“要说功能嘛,可以这么说,由于耳轮增大,耳道加深,使我的听力增加数万倍,远可闻得千里之外的任何声响,近能听到蚂蚁的心跳和细菌的呻吟……”

  场下掌声如雷,呼声不断。

  正在这时,有两名警察突然出现在朱村长的面前。

  “你是朱村长朱运发吗?”

  “是的,”

  “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怀疑你涉嫌一起贪污受贿案。”

  朱村长被带到反贪局。据举报和查证,在三年前的一项开发商征地工程中,朱村长利用职权,贪污受贿一百五十多万元。可是,这一指控都被朱村长矢口否认。审查方查遍银行有关朱运发的存款账户,没有见到这笔巨款的踪迹。先后又多次派人到朱村长家中搜查,也没搜出大量的现金。朱村长的不动产财产,似乎与这起案件不相干,因为他的小楼和汽车都是在此案发生以前就有的。按条文来讲,只凭一方的指证,没有疑犯的认可,也不好定案。除非找到那笔赃款的下落,疑犯再不承认也可照样定罪。此时关键是连那笔赃款的影子都找不见。经警们又说服动员了他的家人还是无果。这样把朱村长拘留了七天,由于证据不足只好放了。

  5

  朱村长一进村,乡亲们对他还是照样热乎,不断地问这问那:“朱村长,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请大家放心,”朱村长像往常一样微笑着说,大耳朵仍在忽悠忽悠颤动,“我朱村长是那样的人吗?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天理昭然。我只不过配合一下工作罢了。”

  其实,朱村长向来待人和气,有礼貌,不自大,扶老携幼更是他的美德。

  “我说呢,朱村长也不会是那种人。”

  “是啊,朱村长,我们挺你!”

  “谢谢父老乡亲们!今后我更要好好为大家服务。”

  在朱村长被关押期间,上边派人曾几次到群众中调查朱村长的情况,村民们谁也没敢说他的坏话,因为怕他的顺耳能听得任何隐秘的声音。

  朱村长回到家,一整夜没有睡好觉,他不知道是谁告发了他。但他想出一个计谋:要给他锁定的三个目标送礼。他想:拒绝收礼的那个,必然就是举报者。查明之后,再设法用软刀子、利刀子交替割他!

  第二天,他把三份厚礼送了,三家都笑纳,这使朱村长一头雾水。可他仍不死心,又在酝酿下一个目标。

  6

  朱村长送礼之事,这足以证明他心怀鬼胎。三位收礼者又都自愿把贿礼上缴。局领导嘱咐他们暂时保守秘密,以免打草惊蛇。

  反贪局仍然没有停止调查,把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,照样收效甚微,急得负责这一案子的刘主任寝食难安。

  这天晚上,刘主任没下班,依旧在办公室里琢磨案情,忽然干事小耿闯进门来,轻轻地对刘主任说:“我想出点子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点子?快说?”

  “刚才我在家里陪女儿看电视,演的是动画片【真假猴王】,片中一段台词提醒了我:猴哥,你知道……据我了解,朱运发是个小气鬼,把钱或者贵重的东西放在别处他不放心,存在银行怕漏户,放在家里也不保险,因此……”

  “好,分析得有理。我们立刻去调查。

  刘主任和小耿来到县城的金店、珠宝店进行调查,果然有些眉目……于是决定第二次抓捕朱运发。

  朱运发被带到审讯处,他依旧非常泰然,好像来到邻居家串门一样。

  “朱运发,老实交代你的问题。”刘主任严厉地说。

  “交代啥问题?”

  “当然是经济问题。”

  “我不是说了吗,我没有任何经济问题。请不要听信谣传,无故诬陷好人!”

  “谁诬陷好人?再不老实交代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你知道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我们的手里有足够的证据。”

  “有证据就拿出来呀,不要凭空说瞎话。证据在哪呢?哈哈哈……”朱村长讥讽地嘲笑着。

  刘主任用锐利的目光扫视他,然后斩钉截铁地说:“小耿,取证据!”

  小耿手拿一支b首走进审讯室,那只b首闪射出冷峻的光芒。

  “你、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取下你的耳朵!”

  朱村长打个冷战。

  只听咔嚓咔嚓两声,朱村长的两只耳朵滚落下地,并从耳朵里倒出八根金条……

  7

  “哎呀!我的妈呦!”朱村长被吓醒了,冒了一身冷汗。

  “老公,你咋了?”

  “做恶梦!”他的身体仍颤抖不已。静了一下心,又说:“不能瞒了,把房顶上暗藏的八根金条都拿出来,我去自首。”

  朱村长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还在,仿佛隐隐作痛。

  相关专题:秘密

网友的读后感

关于民间故事会在线阅读 耳朵里的秘密的读后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