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仪表网 -制造工业门户】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情感小说 > 文章内容              情感小说

青春过了,青春将不再来

作者:天涯浪子 来源: 时间:2015-05-10 09:03:30 阅读:次   投稿   注册

  <a href=../../s/qingchun/index.html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青春</a>将不再来

 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个早上,我总在恍惚的睡梦中醒来。窗外的天空很明净,金色的太阳光线衬托着安静的晨间,显得如此嫚妙,只是被窗外的一幢建筑物挡住,不能从窗前照射到房间内。没有阳光而显得有点阴暗的室里,空气并不会因此变得潮湿。因为那幢建筑物的原因,无法透过窗户看室外的世界,在那建筑物立起到现在,我很惊讶地发现,很久没有静静地坐在窗前看那片天空,那片充满生机的大地了。很怀念当初的样子,那时建筑物还没有,只有一片绿草地,上面有几株阔叶泡桐和挺直地白杨树,远处便是连绵起伏的山地,虽然不高,但同样显露出苍劲葱郁,每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上之前,山林间都会被白色云雾笼罩,飘渺缠绕冉冉升腾着,总能感受到自然墨般的美。有了建筑物之后,每次看见的都只是那堆砌着的砖墙,带着规则地纹路一直向顶端延伸。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建筑物阻挡。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成为昔日幻觉,变得遥不可及。除了已经静止在那里的墙,什么都不再呈现。

  我起床胡乱地穿衣服,头发乱蓬蓬地贴在脑袋上。今天还得照例去上班,现在的人,似乎只为上班而上班,为了得到那仅仅足够养活自己的微薄薪水,每天都不停地忙碌,日复一日地重复循环着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。青春就这样慢慢地消耗着,直到老去之后的某一天突然惊醒,才发觉当自己还没有好好地享受青春时,青春已然逝去。前几天的假期并没有好好玩,呆在这样一个山区小城,即使有那种好好玩玩的想法,也没有那种心情。看着电视里的新闻,处处暴料着各地景区的游客量多少多少,出游人次客流量的新闻时,便已没有了那种感觉。总以为那不是单纯的旅游,而是向着人多的地方去挤,去凑热闹。早已脱离了旅游休闲意义的范畴,不去也罢。就这么呆着,时间过得也挺快,虽然浪费了这假日,像这样静静地休息也不比那些到各地出游的人享受来得差。我要的只是这样一种感觉,安静的感觉。

  骑着摩托车,在无人的公路上飞驰已经是我释放压力的极端方式,并已经习惯。去了母亲家,但却没有看见母亲。母亲已经很苍老,人比实际年龄还要老。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母亲了,每次去了,都不能如愿看见她。她经常不在家,总是拖着病体到山上忙这忙那,可却未见得忙出个什么结果来。母亲真的老了,韶华早已逝去,斑白的发丝以及苍老的躯体早已不复当年,那种苍老,早已覆盖了昔日地青春,已经开始慢慢临近死亡。强烈的感观剌激着我,难以置信。不知是否哪天,当时光悄然无声地远去之时,我们也会如此。

  回到家里,总不能好好安静下来,总想着做点什么。害怕安逸下来无所思思,想要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来做点自认为有意义的事,可到了最后竟什么也没有做成。有时候脑子里总会有各种想法,并且想着要怎么去实现,然而真正动了的时候,便早脱离了刚开始幻想的那样。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子,明明不可能做成的事总想着去实现;明明可以做成的事情也以为难以实现。不是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便是一无是处。活了这么些年,也已步入不或之年。二十六岁,青春已经去了一大半,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却太少太少,即使有那么一点,记忆中也显得模糊难辨。

  开始后悔着。后悔这东西向来都没有任何后悔药,曾经选择了一条路,到了现在也只得走下去,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。无论是好是坏,成败得失都已经不关重要。只要明白,这是自己所选择的。说到后悔这东西,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,患得患失谁又能说得清明。无论如何,当初拥有的时候,没有好好掌握,到现在不再拥有之时,根本没有让人叹息的时间,青春已然消耗得差不多。后悔归后悔,只要人还没有死,生活还是得照样过下去。

  身边经历过最多的东西也莫过于感情了。对于感情这事,在我脑子里总略显模糊的词。经历过太多,反而觉得粗俗,不显得珍贵。泛滥成灾的感情早已脱离实质生活意义,一味纵情享乐,被纳入庸俗之中,开始被腐化。身边的同事们就常说我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感情,纯就一感情小白。虽然自不认为是个小白,但估计也差不多。有时候,我真的在叹息,因为发生在我身边的感情多似那公园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。旋转木马应该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游戏,彼此追逐却永远隔着可悲的距离。旋转木马如此,我的感情经历似乎也差不多。等最后醒悟过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过了

  以前每经历过一段感情并在结束后,都会度过情绪低潮期,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也于事无补。等平复过后,收拾心情大言不惭地说“反正我还年轻,可以重新来过”。反反复复,起起落落,应该算是我的感情生活写照。想想,的确很混蛋。

  可是,今天我什么也做不了了,就连收拾那些片段记忆的时候都不想要了。没有了心情去想感情方面的事时,所有的事情也就变得莫不关已。对于时常感觉到落寞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徒步奔行发泄来得强。把摩托车放到家里,自己跑到公路上拦住一辆农用卡车,也不上车,直接贴近车窗玻璃冲司机大叔喊:“我要跟你比谁快,你开车,我跑!”

  司机大叔把车窗玻璃摇下,也对着我大声吼叫:“什么!你要跟我的车子比快?你疯了吗?!”脸上戏谑神情中夹带着不可思议。

  我说,“我没疯,脑子清醒得很,开始吧!”说完,不管那司机大叔错愕的眼神,披脚便朝大路边上冲去。身后卡车马达声轰鸣着,带着不甘示弱的怒吼在司机掌控下驶出。我在前头快速奔跑,卡车始终在身后响着,回头冲卡车司机大叔投去自嘲地笑,再加快速度。我没疯,但也跟疯子没多大差别。我的耐力当然无法跟机器的耐力相比,四百米刚过,卡车便加速从我身边轰然驶过,把我远远甩在后面。我停下来,望着远去的卡车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耳边仿佛听见卡车司机大叔在说“小样儿,跟我卡车比快!”。一次疯狂的比试让我彻底瘫倒在地,不愿意起来。

 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。就在昨天,我还在经历着美妙梦幻般地日子。已经有半年了,似乎就只为了等着这天的到来。也没有想过会怎么度过这样的日子,虽然对我来说有点与众不同,可还是想着尽量让自己过得平淡点。开心似乎最重要。并不在乎这些,只想着满足,满足自己心中渴盼已久的心愿。没有像江涛歌里唱得那样,非得跑遍几条热闹的街去寻找那一份生日礼物。我有着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。欣的生日,就在昨天。我已经约过欣了,说去她家楼下接她,然后陪她过一个开心的生日。她没有答应,没有拒绝。她会接受自己的应邀吗?我也不知道,怀着忐忑心情去了,也带着满腔热情、满满地感情等待着欣从小区楼上下来。可是,没有等到,欣失约了。欣,你为什么不来,不接受我想要为你过一个生日的好意。我想要上楼到她家直接去找的冲动,理智克制冲动。欣,你不会再出现了,不会再出现了么……我在长时间等待。

  回到家里,拉上鹅黄色的窗帘,帘子上面有一串串中国结,还有金花绣案,是我喜欢的式样。把自己关在屋里,打开电脑上网早已成为习惯。屋内带着淡淡香水气息的空气让我的心情稍微平复,电脑的冷漠却不肯给我带来些许期望。所有想法瞬间都从脑里灌入,空荡荡,有点晕眩。显辽喜园谆妫成涑瞿荒话咨庠危盐伊衷谀冢黾游夷谛牟皇省

  带着极度失望重新回到工作中,继续进行往复循环不断地工作。只是空虚的内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因为欣。没有看到欣,心总会失落。已经有半年没有相聚,人已经变得些微陌生,感情似乎也变得淡漠,可我知道自己是不会放弃地。经历过太多,现在开始明白珍惜。花开堪折,可我总没有折下来的勇气。不曾想过是否把那枝头上的花折下来,在心里害怕,一旦花脱离树梢是否将会快速凋零。

  四天假期过去,忽又重回工作中,总无法适应下来。想起虚度的四天假期而没有好好玩和休息,心里竟有点后悔起来。润全又在拿着手机在工作岗位上窜来窜去了,这个干活不要命的家伙闲时玩起来也同样不要命,刚刚结束在后面博处的旅行,便又马不停蹄地溜到我这来了。手不停在手机按键上翻动,脸上还不忘带着谄媚的笑上下盯着我看,看得我心里都要发毛了。

  “天涯,你今天的脸色怎么那么不好,是不是四天假去流过头了?”天涯是我在网络上用了几年的名字,因为早已经习惯叫这个名字,身边好友都喜欢这么称呼我。

  “那你说我的要脸要怎么样才算好呢,脸色不好并不代表就去风流了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  “脸色不太好,从远处乍一看,倒像有人欠了你钱似的,怎么被你女友甩了?”他一边上下打量着我,想从我脸上找出点蛛丝马迹,还嘻嘻哈哈怪笑着,让人有点给他两下子的心情。

  “我喜欢这种表情咋了,今儿个就保持这种脸色好了。”

  “你这么一幅表情估计今儿个没人敢跟你说话,不过现在看来还有点酷酷地,还带着那么点孤傲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,可是,润全,我很烦,就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,我需要安静,安静的工作环境。”

  “安静的工作环境?你他妈的在这样机器轰鸣的车间里还想要安静的工作环境?你的脑子坏了。”

  “瞧你三十几岁了还老不正经儿,赶紧纠正你的非法用词,对了,你还真就说对了那么一点点,不过不是被女友甩了,是被她耍了,郁闷啊!”

  “就为这你就烦啊,我说天涯说你什么好呢?”润全的头摇得像波浪鼓,手按动手机的速度继续保持。还真就一网虫子,这可是我领导的结果啊。

  “那就什么都别说了。知道把假期的情绪带到工作上来不好,可就是抑制不住啊。”

  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后面的博不置可信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应该有吧,你们知道我很在意欣的,我不愿意经历了这么久的感情就这样凋零啊,”

  “怕什么!吹了可以再重新找个,就你这人品相貌还有什么困难的吗?”

  “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,那么这世上因为感情而失意的人也就不用个个都那么痛苦了,润全,你这完全是胡说。”

  “你别听他瞎话,润全这是在说反话呢。感情的事还是你自己解决呢,谁也帮不了谁的。”博在后面略带思索地说。

  “他妈的,算了,才不管这些烦恼事了,成事在人,谋事在天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大不了,拍拍胸脯跟你们说:哥们,我这次跌倒了,再爬起来,继续!”说完这话,我自己竟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,板着的脸也舒缓开了。

  这是没有来由的一种工作方式,而且已经煎熬了几年。一直在这样的工作中坚持,很多时候都想着放弃,重新找个好的出路。很多人都说这样的工作生涯是没有出路的,如果继续下去,到老了时,才会后悔没有把握青春。可是,现在想重新开始已经不可能。生活本来就是一种无限又不循环的过程,看那日夜奔腾东去的长江之水,流过了,还能往回倒流么?很可笑的观点,也是很不实际的想法。谁能力挽狂澜将东逝之水重新注入一个轮回?还是谁能将过去的时光扭转,重新来过?生活如此,青春年华亦如此。选择了,只能往下走,即使没有多大的毅力坚持,也必须经历的过程。还记得在学校,老师在课堂上讲过这样一句话,他说,读书只是为日后的生活打基础,如果基础不打好,将来后悔之时,你们才会明白曾经渡过的每天,其实都是值得让你珍惜,可却没有好好把握。过了,也就过了。

  很厌烦这样日复一日,按部就班的生活方式,可残酷的现实已经没有让我们选择的余地。以前总以为,自己的人生将会很精彩,在脑子里设想过多种不同的生活模式,即精彩又满足,享受将成为主流日程。幻觉终只是幻觉,想想,过了也只能过了,真正能留下什么。时间已经成为我们工作的枷锁,它时刻监视着我们的成果。于是,只好不停地努力忍耐坚持着手上的事儿。手里的活儿有起始却没有终点,只要还坚守在岗位上,就得做下去。我翻动着手中的物料,操作着机器,叭啦叭啦的机器鸣响在车间混合回响,丝毫不比某个乐团演奏的交响乐逊色,早习以为耳。看吧,这所有的人为了生活得更好,就得忍受着这样的工作。包括我也是。手里的活停滞了下来,管理员从后面慢慢摇了过来,看了看我的工作结果,再瞧了瞧闲下来的我,脸上流露出不满。

  “是不是没有事做了,没有就重新领一份。”

  “这种事情是做不完的,只要物料不断。”

  管理员笑了笑,然后又慢慢转身踱开去。

  我看了看身后的人,我知道活儿又得开始干了。已经学会并掌握忙里偷闲,这并不是滞工,不过是等待物料的过程而已,是常事。总搞不明白,为什么做事就非得一天到晚死瞌,手脚不停,即使不累,机器也累了。总想学学那些有家有室的中老年人埋头苦干,可实在怎么样无法坚持下来。每到最后,都会偷偷地先跷工了。喜欢自由自在,总跑到大街上东逛西走,上各种百货商店,看那些琳琅满目,各式各样的商品,即使不买,一饱眼福也是莫大的享受,总比成天苦闷在车间里强。我已经忘记如此这般度过几个春秋。车间工作环境总会让人憋闷,吵杂的声音,布满灰尘的污浊空气都使人快要窒息,想着逃离却又想起自已担负的职责,明白这是工作而不是娱乐,与之相对的是工厂外面清凉的风,蓝天白云总会使人的心情变得好点。

  那时候,唯恐天下不乱,总要挑起点事儿来打发这枯燥乏味的日子。真不明白为为啥就要活得这么累,即使让自己放松的时间都不给。苦一生,累一世,很多人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,即使得到了同样还得失去。看着忙忙碌碌的人,哪怕想要找个没人角落偷偷懒的心情也没有了。我想起了老师说过的那话,可是,虚度过的每天,就是无法让我好好珍惜下来,因为我不知道该珍惜的是什么,只想着哪天放假,什么时候好好玩玩。年龄不小,心智总想保持着年轻时代那种调皮的活力,觉得如此虚假。

  晚上加班是常事,有时候实在没啥可做就干脆不来,也不跟管理人员说,结果第二天早上来了,就看到那公告栏上的大大公告,才知道很荣幸地上了光荣榜,来个小小警告让人感觉着无限郁闷,人家是官,我们是民,所以赏罚权力在人家那儿,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只有顺从的份儿,这能不让人郁闷吗。对于这种事情解决方式一向都没有多大的好感,总觉得这无疑是公司那些高层管理十分恶心人的示威作风。加班可以算是额外工薪的收入方式,但对我们来说可就少得可怜。没有选择的余地,只好坚持。无论白天夜晚上班都一样,忙不完的活儿堆得像小山,好不容易清理完毕休息会儿,管理总会不适时机地出现。那管理是个中年妇女,博就说我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却总被这样的个女人管制着,真是郁闷。郁闷归郁闷,公司明文规定,谁有本事谁就上,谁让自己没本事来着,既然没有本事,就只能屈居在人的手下,听从按排服从命令。

  “做完了没有事做可以提前下班了,今天算是幸苦了,明天继续。”

  “不幸苦,等下就走。”我抬头回答着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管理员,坐在工位上没有动身。我知道时间还早,才不过七点多。我在思索着,是不是可以打个电话给欣呢,她晚上是没有事可做的,应该又是在家里抱着电视看韩剧吧。欣,真是的,都回来几个月了竟然没有见过一次面,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我想见你一次面也那么困难呢,我可总在想着你的,尽管你生日那天,你也没让我见着,失望是难免但我不放弃,希望能见见你,因为想你。

  工作上方的灯架上,惨白的炽热灯光映射出柔和的光,我想我的脸一定被映得同样惨白。收拾好工具,转身朝公司大门走去。这么一小段路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遍,奇怪的是每次走过时都有着不一样的心情,有时候轻松,有时候沉重,有时候高兴,也有时候低落。但不论每一种心情都与当天的工作有着极大因素,今晚也不例外。天空没有月光,漆黑的苍穹中,潜藏着无数星系,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地方。公司门口、前面的大道上都有昏暗的灯光照射着,显得那样苍白无力,走在路上,路灯总会把自己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

  “天涯这是回去吗?”身后润全和晓月一起走来。晓月是一个结婚女子,有着一个不到三岁的儿子,我看过,很可爱。他们也同我一样刚刚下班回家的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想去街上走走。”我看了看晓月。晓月比我小三岁,长得挺好看的,女子总要比男子结婚早,一旦确定恋爱关系,便会义无反顾舍弃自己的自由生活及青春年华,投入到柴米油盐当中去,再慢慢消耗掉余下的青春。

  “是想去找你那小妮子吧?”

  “不许你叫她小妮子。”

  “那叫美丽女孩吧,或者欣科员。喂,欣科员,天涯在想你!”润全不怕死地教训着我,“谈恋爱可不像你这么谈的哦,像你这么谈,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啊,现在都老大不小了,再趟几年,可就真成老男人了。”然后自个儿先笑了起来。这家伙就他多话。

  “你别这么叫喊!”我怪难为情地抱怨。

  “怎么,都二十六几的大男人了还这么缅甸,可不好呢,你得学学别人。”

  “我干嘛要学别人啊,别人结婚生子关我什么事,我只是在做自己而已,再说人生青春几何?如果就这么过早地被婚姻束缚住,岂非白白糟蹋了。”我开始心虚。

  “天涯疯了,还青春?等你青春完了,你的人生也就完了!”润全说。

  “有那么夸张吗,好象说得有点严重了。”晓月明显没有站在润全同一战线对付我。小小感激一点点。

  不过,听润全这多话的家伙一说,我的心忍不住格噔跳了起来,心越发地虚了。看看身边那些同龄人,都早已结婚生子,为人父母时,心中就没来由烦燥起来。工作事业,家庭婚姻在别人那里似乎都进行得如鱼得水,心想事成,唯有自己仍旧一人。那种事实摆在面前时,心也就越发地恐慌,

  “我发誓我也谈过恋爱的,还不至于你说的那样吧,润全,你就会说这些让人不得安宁的话。”我还是忍不住抱怨了起来,掩盖我的心虚。

  晓月这时转头朝我看来,借着昏黄的灯光,我看见她在微笑着,她什么都能猜透。

  “你还要不要去找你的欣啊。”润全提醒着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哇,也许约好她,她又会失约,因为已经不是第四次了。”对于欣,我真是越发捉摸不透了,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的是什么,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样,现在就更难说了。总感觉她很高贵,那种气质让我跟她产生一丝距离感,那种距离让人受不了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会不来呢,你不试怎么行,打电话约了吗?试试吧。”晓月眨着眼睛看着我,我没有从她那里看出半点戏谑。

  欣的电话已经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,她不在还是不接呢,困惑在次从心底滋生着。忽然间,害怕有一天真会失去欣,自己能否承受住再一次失恋的打击呢?

  “算了算了,不约了。”

  “那现在你又哪儿呢?”

  “去哪儿?我也不知道,脑子乱子得很,想找个安静的地儿走走,你们也去吗?”

  很长时间没有和人这么漫步了,虽然走在大街上,至少现在不是寂寞的,因为还有人陪我一起走过。

  “别多想了,就顺其自然吧。“

  “今天的工作并不顺利,经常停下来,真窝了我一肚子火,那些管理员没少令人厌恶,都做了一个月了,还没什么长进,照这么下去,非得疯掉不可。”一说起工作上的事,润全就不爽。遇到这种情况,谁的心里也不舒服。

  “我也这么认为,可人家是老大,能说什么。”

  “也是。哦,晓月,最近身体不舒服是怎么回事啊,咋不去医院检查检查。”

  “还检查什么,还不是老样子,胃炎,老毛病了。”

  “真没想到,我们的猛女竟然也有身体不适的时候,看你干活不要命似的,身体挺好啊,壮得像头小母牛。”润全又开始发挥智慧讨人打了。

  晓月听了,快速给了润全一脚,算是报复,可一下子鞋没有穿牢,鞋子也随着飞了起来,掉入旁边的绿色大花圃中不见了。

  一楞神间,润全也顾不得被晓月刚踢过留在身上亲密接触后的成果,顿时随着我大笑出声。先前的郁闷在这一下真的荡然无存了。看着晓月狼狈的样子,心里就觉得有趣,打人不成,反失一蹄(鞋)。

  “你们两个家伙还笑,鞋不见了,不赶紧帮我找找掉落在哪个地方。”晓月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“看吧,这就是冲动的惩罚。”润全嘻嘻哈哈,哪像是九岁孩子他爹啊。

  好不容易把鞋找着,晓月穿好鞋后干脆不走了,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花圃边上。这是一个大转盘里的街心花园,上面开满着各色季节花,在晚上看不清颜色,有淡淡香味弥漫在夜风中,让人神情变得精神起来。我最喜欢桂花香了,这是月月桂,比不得香飘十里的八月桂,即使这样,也够让我享受的了。

  “咋坐这了。”

  “我就坐这了,吹吹风,看看车,挺好。”

  三人就在么坐着,让人看了都颇觉滑稽。今晚又看不到欣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重新聚合呢。都说恋爱是甜蜜的,可无论怎么爱,感觉到地也仅仅是苦涩地滋味,活了二十六年,后五六年几乎每年都会经历着这样一种过程,说不出快乐,也不见得有什么欢欣,聚聚合合,分分离离早成为家常便饭,就连昔日朋友都说我这种短跑式的爱情何日才能有个头。眼看着年岁大起来,青春渐渐老去,而自己却还一无所获,悲的是人生,苦的是自己,谁又能够了解。真不明白为什么就在一个地方在眼前的环境中都见不着面。

  是晚上下班时间,很多人开着各式摩托车在疾驰,那剌耳的喇叭声哒哒哒地由远到近,再由近到远。那耀眼的车灯随着车子的摆动而一晃一晃地。通常几个人骑着摩托车一起交织行驶着。有年轻男子骑着高档点的摩托车呼啸而过,瞬间便不见人踪影,那种酷,是我一直都羡慕并追逐着,可因视力原因总难如愿。

  “喂,天涯,你那摩托车是不是你姐夫从原厂直接拉回来的,告诉他,润全爱极了,改天我也要去他那买一部。”

  这儿没有车行,没有摩托车,没有卖车的人。我们正坐在转盘的花圃边沿上,身边没有高档的摩托车各种代步工具。上班时,从来都不喜欢在这样不长的路程里穿行,尤其在这十多分钟内的脚程距离里,当什么有车一族。

  半个小时过了,街上的车辆不多,下班后的人也正朝四处散去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,我们一起望着夜空出神,润全也不再说话了,掏出低廉的庐山烟抽起来。夜色要浓了,昏黄的灯光又暗淡了些许。

  “这不是个宁静的夜。”晓月淡淡地说。

  “不宁静的夜里往往都会发生很多故事,除了沉寂之外你会发觉可以感受到很多的东西。”我转头对她笑了笑,脸上竟然有一丝僵硬。

  “算了,别感受什么了,我们一起朝夜色冲去,拼命地跑回住所,天涯,你跑不跑?”润全说着人就要起身跑出去,估计家里老婆等急了。

  “我不想跑,要就走回去,要走得悠闲地回去,就像没有时间概念一样。”

  “走就走,天涯,有时你太执着了,你是不是认为夜色里跑在大街上有失风度,怕人说是否有强盗在后面追赶着你了,年轻人。”

  “我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了,给我保留一点小小的记忆吧。”

  “天涯,你想打算如何得到欣呢?”晓月在问我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不要再想它了,该来的总会来,我永远无法对这种事情做出什么出格设想来,真的没有必要。”

  时间通常都会过得很快的,当你来不及作出何种决定,做出何种思考的时候,它就已经悄然逝去。我不能带着这样的渴念幻想着跟爱情一直跑漫无目的地趟下去,虽然总在心里觉得很茫然。风来了,吹在我们的身上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夜色更深露重,徒留我们三人从公司漫步朝家而回。我的思绪乱了,开始被黑暗覆盖。风把我贴在额头上的头发弄乱了,心中的热气开始凉下来,竟然有点凉意。我知道这是夜间里的露水,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凉了,这十月的夜风,一样凉得像冬日。

  走了一段时间,已经距离住所很近了,在街角的拐弯处,我们在分道向各自己家走。

  “明天见了,别想太多了,早点休息。”晓月还在安慰我。

  “嗯,好的,我知道了,晚安!”

  我,润全,晓月,在这深秋的夜晚,从公司到这里,已经整整耽搁了将近一个小时,平日里只十多分钟的路程走了将近一个小时,这令我们都大感不可思议。这段路走来还是很愉快的。在这样的天气,这种夜晚能够一起下班回家,还能在路上边走边聊,再找个地方坐坐,算不算是一种休闲的业余调节方式呢。没有必要去追究那么多,只知道这些都是自己自愿的。只是,终究还是没有去找欣。欣会不会期盼着我去找她,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再想见我。

  晓月走了。我和润全在同一个小区,还得再往前走会儿。每天我们都需要来回二十几分钟在这样一条路上行走,从最初的厌倦到现在的习以为常,。有时候会把这样一段时间当成散步的形式来完成。楼上楼下,屋里屋外,不论任何地方都需要过程来完成,每天都需要打上几个来回。忽然喜欢上这种生活,虽然略显枯燥。只是,时光就在这样的来去中消耗掉了。经常感觉到自己在虚度着每一个时间,让自己的青春年华燃烧在了这样一种平淡日子里,来来回回都难以抓住些什么。润全又在拿出庐山烟来抽了,他的烟瘾很大,只要手上无事可做或者这么走着路的时候,就忍不住掏出烟来吸。规劝N次无效之外,也就懒得再说了。虽然烟可以解乏,提神,但是与健康相比,那是微不足道地。润全一边吸着烟,吞云吐雾间,还不忘大声地喊着,爽死了,爽死了。抽烟也叫爽。那样子看不出他是真兴奋还只是想着对夜色的天空发泄着什么,从他的声音里,我仿佛感受到了什么。夜空凉如水,小区的楼房中,零星地亮着灯火。似乎早已在这里等候了上千年、屹立不倒的高楼在这会儿总显得苍凉。走进小区,只需爬上楼梯,便可回家。

  害怕着爬那些楼梯,那七十五阶楼梯就像天梯,一直迂回曲折着在楼顶上延伸,当我爬上去的时候,我无力地快要虚脱着,我有恐高症啊,我紧张得很。心中在想着,欣,快来陪陪我,快点事呀,我脚在发软,快要摔下楼梯去了。欣没有来,她是不会来的。

  润全的声音又在心里响起,他可能又在嘲笑我了,他是经常这么嘲笑我的。他常说“天涯你个胆小鬼,竟然怕高,还怕爬楼梯,真可笑你这么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,还想着谁谁谁来陪你,有那种想法就赶紧找个吧,还真老大不小了。”这家伙不知是嘲笑还是安慰我。

  “我要克服,会有那么一天,我不再惧怕高的。”我喃喃自语。

  周末又重新来临,我开着摩托车,疾驰在回家的乡间公路上。那原野,那稻田,那山,那水,那树……都一一在我身边疾速掠过,风扑打在头盔上,吹进耳边,扑哧哧地响着。周末的日子一直都是我们这些上班族所期盼着的,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抑郁在心里的郁闷。早已忘记身边所有的东西,不愿意在这时候想起。或许忘记并不是什么好事,可至少不会让我心烦。现在,只是掌握着车速,在每个转弯中划过,带起残影飘向脑后。我注视着眼前的乡间公路,预想着那早已熟知的路,哪个地方拐弯,那个地方爬坡下坡,或者哪里有峦路口,右手的油门慢慢旋转着,时速指针也在上升着,心里想着,再快点,再快点,让自己所有的心情都抛洒在这疾风中,因为不论什么时候,,这些总会要过去的,这种渴念的日子总会有结束的一天,生活也会过得精彩起来,经过了许多的坎坷经历之后。

  总会有一天,我要在这个青春即将结束之前,那时我同样在这个城市,面带微笑地提携着爱人的手步入到彼此的领域,那是多么开心而又幸福的一种结合。到时候,我们早晨起来,坐在梳妆台前,对着镜子,我会给爱着自己而自己又爱着她的人梳理着发丝,心里会时刻告诉着自己,青春过了,青春将不再来。我会觉得,即使青春过了,当我走在大街上的时候,我牵着爱人那柔软而温暖的手,踏上那条充满阳光的康庄大道时,心中已然满足了。那时候,我会说,我的人生已经没有缺憾,虽然青春逝去了,青春亦不再来。

  相关专题:青春

网友的读后感

关于青春过了,青春将不再来的读后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