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仪表网 -制造工业门户】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情感小说 > 文章内容              情感小说

我在云上爱你

作者:张楠 来源: 时间:2015-09-05 09:07:37 阅读:次   投稿   注册

  我在云上爱你

  1.

  他叫毛家平,15岁。

  他有着十五岁的男孩子应该有的一切特征:已经开始长高的身材,嘴唇上一圈细细的绒毛,还没有退去的小男孩特有的尖细的声线。当然,还有叛逆的不喜欢规矩的思维。

  毛家平的同学们如今都已经读了高中,而他却因整日在街上闲逛死也不肯回校园,而被开书店的姑姑“雇用”,成了书店里的一名搬书工。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不肯去读书,因为他的成绩不算差,甚至已经考进了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。但他就是不肯去,父亲的皮鞭和母亲眼泪都无法打动他。于是,他在那个小书店里,穿一件薄薄的夹克,上上下下搬着沉重的书。

  很多人来买书,看到毛家平,都会好奇地问穿着工作服的他:“小朋友,你几岁了?”时间久了,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毛家平也就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地回答人家:“还有半年就12了。”

  毛家平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,两汪嵌在脸上似的闪闪发光,加上他还没有退去稚气的清亮无比的眼神,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很无辜很惹人怜爱。

  他就是用这种眼神看到那个姑娘的。

  姑娘叫林果,是大学刚毕业学生。毛家平的姑姑把林果带来的时候说:“现在的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呢!”于是,林果被安排在书店里的某一个位置,帮助摆书或者招呼顾客。

  毛家平就这么看见了林果。林果那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,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,唇角向上翘着,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,总让人感觉她在笑。毛家平几乎看呆了,他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姑娘,竟然美得让他的眼睛动都不想动一下。

  那天开始林果便开始在书店上班,书店的其他人都说,一个大学生怎么会做这种工作呢?林果说没关系呀,能和书打交道我不知道多开心。于是她笑,毛家平又看呆了。

  林果很认真地跟书打交道,抱着很多书走来走去,并不顾及她身上雪白的衣裳。毛家平躲在角落里默默地望着她,几天之后,终于敢于借着搬书的机会接近她,但并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,接过她手里的书放上书架,尽量不让她的白衣裳染上灰尘。那个时候,毛家平心想,她若是换一件颜色深一点的衣服就好了,哪怕是换一件没那么好看的衣服也好。

  但林果始终都没有换衣服,几天以来一直穿着那件雪白雪白的羽绒服,毛家平终于看不过去,跑到书店外面的小市场,买了一对粉红色的可爱套袖,偷偷放在林果每天吃饭坐的座位边上。

  傍晚时候,毛家平在整理库房里的书,身后传来了一把小铃铛般清脆的声音:“毛家平!”毛家平全身僵住,连头都转不过去。“谢谢你啊,这个多少钱?我还给你。”林果躲过地上一堆一堆的书,几乎是跳着来到毛家平面前,手里举着那对粉红色的可爱的套袖。

  “不……不用了。很……很……很便宜。”毛家平第一次觉得不会说话,他低着头,不敢看林果。他忽然发现他的声音还没有完全变成男性的嗓音,还有一些尖细,他因此在那瞬间感到非常难堪。

  “那好,我收下你这礼物,改天我请你吃饭吧!”林果说完笑了起来,转身要离开。“对了,”她停住了脚步,“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同学呢,他也有一双你这么好看的眼睛!”说完林果蹦跳着离开,毛家平的心跳都要停住了。

  长这么大,除了长辈,还没有人这么直截了当地说过他的眼睛漂亮,可是今天有人这么夸赞他,这人居然是个初相识的年轻姑娘!毛家平感到既兴奋又不知所措,他眼睛里的这个仙女一样的姑娘,就这么俏生生地霸占住他的思维和他的心,怎么也忘不掉了。

  2.

  毛家平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林果了,他觉得林果和他见过的所有的人都不一样。林果有一双修长美丽的手,她的手很柔软,手背的皮肤白皙细致,手指细长,关节是细小玲珑的,那双手抚摸过的书,似乎都带了灵气。

  林果喜欢看书,书店人不多的时候,林果就会拿起一本书站在书架边看,毛家平觉得,林果看书的时候,简直就是天使——这是他昨晚从电视上看来的,电视上说了一个故事,是一个天使伤了翅膀落入凡见,那个天使清丽脱俗,美丽不可方物。

  一天,林果拿了一本小说看,看得出了神,有人叫她她都没有听见。毛家平的姑姑有些不悦地走上前,对林果说:“林果,上班时间不要看书。”林果有些惊,合上书,脸上却没有惊恐,只是笑,之后说:“这本书一定好卖,因为写得太好,经理你应该把这本书摆在门口的位置。”毛家平的姑姑微微一愣,随即说:“你把新来的书清点一下吧。”扭头打算告诉林果新书在哪里的时候,毛家平已经开始一包一包地拆开新来的书,开始清点了。

  第二天,林果看得入神的那本书被摆在了书店门口最显眼的位置,毛家平走上去看,那本书有着美丽的天蓝色封面,两个用彩色铅笔勾勒出的少男少女的背影在蓝天下手牵着手,书的名字叫:我在云上爱你。看到这个书名,毛家平的心里猛地一惊。年少的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“爱”字,活生生真真切切地在出现在他眼前。毛家平忽然不知所措起来。

  毛家平迅速丢下了那本书,因为他很害怕别人看出他心里的秘密,他觉得那样的话,他就再也见不到林果。

  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,书店的生意冷清异常,店员们因为雪大路难走,很晚了还没有来。毛家平一个人守着书店,从学校出走后,第一次有了看书的欲望。他拿起了那本《我在云上爱你》,细细读了起来。其实毛家平并不喜欢爱情小说,他只是想知道,林果喜欢的故事,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?

  那小说把毛家平整个人都吸引了去,他听不见马路上的车流声,也看不见越下越大的雪,他只是跟着小说里的女孩子走,看着她爱上了一个飞行员的梦想,看着她爱上了一个男孩子。

  “雪下得可真大呀!”书店的门被撞开,一件雪白的衣裳出现在毛家平面前,毛家平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,下意识地把手里地小说藏到背后。

  “咦?他们都没来么?”林果一边用手套拍打肩膀上的雪一边向店里打量。

  “雪……雪大。”毛家平低下头——每次跟林果说话,他都不敢看她。

  “都中午了,上次说要请你吃饭都没有请,今天请你吧!”林果笑起来,从书包里拿出一袋外卖,里面装了一个肯德基的鸡肉汉堡。“别愣着呀,是谢谢你的套袖呀!”

  毛家平仍然愣在原地,林果第三次叫他赶快吃的时候,他才从背后抽出手,接过了汉堡包。

  林果到底还是看到了毛家平手里的小说,她瞪大了眼睛问:“你们男孩子也喜欢看这种书?”不等毛家平说话,林果接着说:“里面的女主角跟我有点像呢,我也很想我的男朋友是个飞行员,我自己也想当空姐。”

  毛家平只是低着头,咬汉堡包,第一次听到林果说“男朋友”这个词,毛家平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含义,一句话就已经冲口而出:“你……有男朋友?”话说完他便后悔,赶紧埋下头继续啃着手里的汉堡包。

  林果“咯咯”地笑开了,那笑声异常动听,“你小孩子家,懂什么是男朋友么?”毛家平这才意识到,对面那个他喜欢的姑娘大他整整七岁,已经是个大人了,而自己,在她眼里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。林果笑了一会儿,说:“我没有男朋友,但有一个喜欢的人呢。他是个飞行员。”于是,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天气里,林果把自己的恋爱故事讲给毛家平听。于是,毛家平知道了林果暗恋的那个男孩是她的学长,读书成绩特别好,现在是某航空公司的飞行员。

  毛家平什么都没有说,在那天读完了那本小说。在闲暇的时候,他常常想,为什么那个女主角会死呢?为什么她只能在云上爱他呢?那是无奈么?

  3.

  春节前的几天,书店的生意愈发清淡,员工们因为无事可做,都聚在一起聊天,大家都以为这样的时候不会来顾客,所以没有人注意书店的大门。只有毛家平,注视着书店的大门,因为他发现,这一天林果总是向门外望,似乎在等待什么人。

  终于,书店的门开了,走进一个俊朗高大的小伙子,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耐克休闲羽绒服,脸上挂着笑走进来,毛家平忽然心痛地发现,他有一双跟自己一样漂亮的眼睛。于是,还年少的他意识到,林果已经是属于别人的了。这个人,现在正在自己面前。

  “林果!”小伙子朗声唤了林果的名字,正在和店员聊天的林果幸福地惊叫起来,立即小鸟一样飞了过去,扑进了小伙子怀里。

  毛家平站在原地,想起这段时间与林果相处的一些细节。林果总是喜欢带着笑望着他,默默不语,却含情脉脉。毛家平当然不会误会这是她对自己的垂青,他知道,他只是长得像某个人罢了,因为他那双美丽的眼睛。

  毛家平痛苦地觉得,林果要离开他了。

  4.

  春节后,林果从书店辞职,她告诉毛家平的姑姑,她会去应征空中小姐,也许,会和她的男朋友在一家公司工作了。临走前,林果在库房里找到了毛家平,她从包里拿出一对新的套袖,“你的那对旧了,快换上吧。”

  毛家平低着头,不说话,也不接林果递过来的套袖。

  “我一直都想问你,你这么小,为什么不读书却跑到这里来做工?”

  “不为什么,忽然不想读书,看到书和学校都很讨厌。”毛家平一年来第一次对人说起了不读书的原因,却是那么淋漓的一种感觉,他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。

  林果又一次“咯咯”地笑起来,“小孩子家就是任性呀!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事是你愿意的呢?如果你现在不愿意读书,以后就必须做更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啦!”林果第二次把套袖递给毛家平,毛家平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林果当初对他说的那句话:“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同学呢,他也有你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。”可是,他却没有那男孩一样的学习成绩,他也不是飞行员。“拿着呀!”林果把套袖塞给毛家平,“你要是愿意,以后可以给我写信,写我男朋友的地址就可以。”她把一张纸片放在毛家平手里,脸上飞过一片红晕。这是她第二次对毛家平说“男朋友”这个词,这一次,她的爱情已经成为她幸福的事实。

  林果走了,毛家平握着手里的那对崭新的套袖,懂事以来第一次流了眼泪。

  5.

  毛家平也辞职了。确切地说,是他请求离职的,因为他对姑姑说,他要回学校去。

  毛家平的父亲大喜过望,经过各方面的疏通,毛家平终于进了当初他考上却拒绝就读的高中。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毛家平在同学当中显得异常稚嫩,同学们都喜欢这个大眼睛的男孩子,谁也不知道,他心里面有一个怎样的愿望。

  毛家平的学习成绩不是班上最好的,但总能在前十名之内。毛家平的父母未曾询问过他忽然转变心意的原因,只是看着儿子突飞猛进的进步,欣喜异常。

  毛家平经常在梦里见到一件雪白的衣裳和一双修长的手,恍惚间他觉得林果回来了,想要伸手去抓,又没有勇气。每次醒来他都很后悔,为什么不伸出手去,握住林果的手?反正那是一个梦,林果是不会知道的。

  林果给毛家平的那张写了地址的纸片一直被毛家平夹在日记本里,偶尔拿出来看看。毛家平曾经想过给林果写信,每次拿出信纸,提起笔,写下林果的名字,他的脑子便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每到此时毛家平都会感叹,哪怕是没有面对林果,遇到跟林果有关的事情,他始终都是那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十几岁的小男孩。

  毛家平的日子本并非摆设,他也写日记,但他的日记都是一样的内容:×年×月×日 晴 想念林果。

  6.

  二十四岁这一年,毛家平站在了机场的候机大厅里,他走进了工作区,说要找林果。林果从办公室走出来,望着眼前的这个英俊的男人,愣住了:“请问,你是?”

  七年来,毛家平设想了无数次他和林果重逢的情景,唯独没想到的就是林果认不出他。林果变了,成熟了,妩媚了,更加迷人了。毛家平一如七年前见到她的时候,心跳加速,说不出话。只是这一次,他竟然能够不低头,直视林果的眼睛。

  “先生?”林果再一次问,她的双手依然那么柔软,岁月并没有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,毛家平望着她的一双素手,欣慰无比。

  毛家平向上牵动了一下唇角,右手伸向裤袋,掏出一对崭新的套袖。

  “毛家平!”林果惊喜地叫起来,毛家平心里一动,没来头地想到了七年前林果在书店里见到初恋男友时候的激动。忽然地,他的心里泛上一阵酸楚——这个姑娘,恐怕早已嫁作人妇了吧?

  稳了稳情绪,毛家平缓缓说:“我听说,你转做地勤,于是来找你。”毛家平的声线已经变得淳厚动人,再不是当年尖细的小男孩嗓音。

  “你……现在是飞行员了?”林果上下打量一身深蓝色制服的毛家平,眼神闪闪发光。

  毛家平腼腆地点头。

  这么多年没见,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毛家平和林果你说一句我说一句,话题转换得飞快,却怎么也聊不到深处。林果有些手足无措,倒是毛家平,比多年前大方了很多,他注视着林果的眼睛,不再害羞也不再紧张。他问林果的工作,问林果的身体,问林果的人际关系,最后,他问了林果的家庭。

  终于到了毛家平要上飞机的时间,他忽然间又变成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害羞的小男孩。他低下头,小声说:“我……我等下要工作了,过几天回来再请你吃饭,好么?”

  林果点点头,之后才反应过来毛家平低着头,是看不见她的动作的。于是林果补了一句:“好啊。”细软的声音里,林果看到毛家平红了脸。

  7.

  毛家平坐在机舱驾驶室里,眼前是宽阔的跑道,脑子里一直是林果的影子。他想起刚才他问到林果家庭的时候,林果说:“我结过婚。但分开了。”

  林果,林果,我就要飞上天空,飞到云上。林果,我在云上爱你,你可知道么?

  相关专题:

网友的读后感

关于我在云上爱你的读后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