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仪表网 -制造工业门户】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情感故事 > 亲情故事 > 文章内容              亲情故事

小豆腐情结

作者:孤独小男孩 来源: 时间:2018-01-09 19:59:21 阅读:次   投稿   注册

  小豆腐情结

  故乡的吃食即平凡又繁杂,这是因为从天南海北移居到此的众乡亲们,汇总了各自地域的饮食格。比如:山东大娘会摊一手薄如蝉翼的煎饼,河南妗子能擀出筋道十足的面条,满族额娘可以腌渍鲜脆可口的酸菜,而朝鲜族阿姊嬷妮却把各式泡菜拌得色彩夺目,咸香怡人。

  我的父母是从辽宁省盖县移居到此。开初,掌管家事的母亲,并没有什么技艺压身。好在她是位善于钻研的人,总肯虚心地向周围的人学习,就像只不知倦累的蜜蜂,一头扎进漫无边际的花海,而那些技艺恰似芬芳四溢的花朵,让她心醉神迷。

  在汽蒸熏与烟火燎烤过程中,她渐渐熟通各式技艺的手法,一样样吃食被成功复制,悄然间练就一身绝技,俨然成为一名膳食大师。相互切磋技艺,是那时候故乡盛行的风尚。凭着一碗普普通通的吃食,让邻里间拆掉篱笆,亲如一家。在彼此的交流中,母亲有自己颇为得意的手艺。她擅长做豆制品,无论是嫩生生的豆腐脑,还是颤巍巍的豆腐块,都做得得心应手,十分考究。不过,这门手艺极少在家里演示。父亲是位林业工人,所属名下没有分配的土地可以耕种,豆子的来源阻绝了母亲的身手。

  在我童年的时候,每年的秋收季节,放学的第一件事,就是跟在母亲的身边,去收割后的田野里,拾取遗落的豆子。空旷的田野里,异常干净。在那贫困交加的年代里,谁也不肯将一粒粮食轻易地遗漏。尽管我腿快眼利,可拾到的豆子依旧少得可怜。

  在近乎无望的拾取中,我意外地发现一只老鼠,拐扭着肥肥的身子,溜进地头的一个大洞里。洞口被踩踏得光滑如石,让人可以想象,里面一定会有数量可观的储藏。

 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时,她不禁高兴起来,立即取来铁锹,没花费多大气力,就挖到一大堆黄灿灿的豆子。呀!这么多的豆子!一下子吊足了我们的胃口。于是,立刻由四处寻找改为四处挖掘,即消灭了老鼠又得到了豆子,斩获颇丰。

  虽然拥有不少豆子,也只能勉强做一、两板豆腐。日子要一天天度过,总得从长计议,为了节省豆子,母亲就做起了小豆腐。

  做小豆腐,豆子的用量要少许多,这是因为里面掺杂菜蔬的缘故。秋天时,菜园里有许多遗弃的萝卜缨子,母亲一一拾起,择去枯黄腐叶,一串串地悬挂在房檐下阴干着。启用时,用水泡软,大锅里烀烂,然后,乱刀剁成馅状。

  那时候,用电紧张,平时照明都是问题,根本谈不上电磨。在乡村用石磨磨粮食是常见的事。两个人或者一个人,一根磨杆儿横抵在腹部,用不了多大劲儿,磨盘就“隆隆”地转动起来。我第一次推磨时,低着头,两眼瞅着地,只一会儿,就天旋地转地眩晕起来。母亲提示我,推磨时,要抬头望向远山,就没有那种感觉了。

  依照她的方法,果然奏效。随着石磨间流淌下的乳白浆沫,豆子的清鲜气息,一缕缕地钻进鼻孔,肚子里的馋虫一拱一拱地爬到了嗓子眼儿。我忍不住咽下口水,劲头十足地推起来。

  小豆腐的制作并不复杂,甚至有些简单。只需把菜馅铺到锅底,倒进磨好的豆浆,加入适量的水,匀火烧至滚开。烧制过程中,要用铁铲翻动,以免糊了锅底,待水份熬干,即可出锅。

  初尝一口,会觉得它的味道并不出奇,还有些平淡。再尝一口,那豆子的清香和菜蔬的鲜纯,从舌尖卷起,在口中交汇着,旋绕着,让人久久回味。

  父亲对这一口吃食情有独钟,一天三顿也不厌烦。一碗热气腾腾的小豆腐,可以让他满头大汗,直打饱嗝。就是这样的吃食,对于我家来说,吃上一顿几乎就是过节了,而且,必须父亲在家,才能吃到。他总是在遥远的山里劳作,在家里的日子特别少。

  记得在一个隆冬季节,他突然踏雪而归。从雪天野地里走来,披着一身的皑白,乱糟糟的胡子,灰突突的脸,以及褴褛的衣衫,把我们吓了一跳。他迫不及待地把背上的袋子放下,“咣当”一声,里面的硬物和地面碰出响声。他从里面拿出一块硬梆梆的石头蛋子。

  这是什么?我瞪大了眼睛。他笑眯眯地告诉我,这是冻成坨的小豆腐。

  原来,山里的伙食极差,为了调剂口味,父亲居然做起小豆腐来。所用的食材与众不同,竟然是豆饼坯子和一种叫做“老牛锉”的野菜。

  豆饼坯子是没有压成饼的豆饼半成品,是专门用来做饲料的。山场上,拉爬犁的牛都是靠它,苦活漫长的冬季。而野菜呢,是山里常见的,春天里鲜嫩可口,可过了这个季节,就会老硬起来。然而它的芯蕊还是脆嫩的,父亲在工棚附近发现一大片,采收起来,为这次改善生活,创造了便利条件。

  父亲品尝着自己的特殊制作,觉得味道尚可,不免挂念起远方的妻儿,便冒着风雪,一路跋涉赶回,直到看见我们吃到嘴里,他才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这特殊的小豆腐,是我吃过的最独特的吃食。它的味道,让我深一层地理解了其中所包含的全部意义。饼坯的粗糙,悄然地增殖着骨骼的硬度,野菜的苦辛,滋补着肌肉和血液的再生,不知觉间,全身的韧性得到进一步的加强。吃食的好坏,取决于人的心理。它远远地超越贫富之外,犹如初春里的一轮暖阳,把所有的苦难像融化冰雪一样,融成清清的圣水。在没有荣辱,没有贵贱的氛围中,它温饱着肚腹乃至精神,在无情无欲无烦无恼间,体味着生命的价值与永恒

  苦难时,一口看似粗粝,并不上口的吃食,却给人挥之不去的怀念。而富足享乐时,又有谁品味出生活的几许甘味?

  父母远去了天国,带走了他们的小豆腐,也带走了那股滋味。可是那股疏疏淡淡的香味,却从来没有在我的嗅觉中消失过。它似乎来自遥远的地方,又仿佛隐藏在身边的某个角落,虽不是那么悠远绵长,也不是那么富丽堂皇,但它所呈现出的东西是那么的淡定而高贵。

  我知道,那股香味已经深深地镌刻到灵魂深处了。

  相关专题:

网友的读后感

关于小豆腐情结的读后感